主要活动

吴海龙会长在首届太和文明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

2017-08-28

吴海龙会长在首届太和文明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

2017年8月26日)


各位嘉宾:
 
  
很高兴应太和智库的邀请出席首届太和文明论坛。此次论坛把“把握文明共同价值发展方向”作为主题,同时还要讨论“人文交流”、“人工智能”、“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等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当前各方比较关注和热议的问题。
  
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的基本特征。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不同文明兴衰更替、延续传承的历史。在这一进程中,核心的问题是如何解决不同文明的相互尊重、和谐相处,共存共荣。文明差异不应成为世界冲突的根源,而应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则是化解分歧与矛盾,增进理解与互信的根本途径。“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人心通则纷争止。
  
今天人类社会虽然已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科技的进步日新月异,各种通讯手段花样翻新,使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异常便捷。但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还远远没有跟上这个时代发展的需要。
  
就拿中国来说,我们似乎自以为在世界排名“老二”,自以为天下谁人不识君。但君不见,许多人对你了解甚少,甚至压根儿就不了解。三年前,我在做中国驻欧盟大使时,欧洲议会有近一半议员没有来过中国,对中国的了解也是一鳞半爪,十分有限而且充满了偏见。这让我十分惊愕和不解。不久前我会见了加拿大众议院的一个代表团,四位议员里有三位没有来过中国,其中一位还是众议院一个委员会的主席。他们告诉我,他们对中国粗浅的了解和印象全是从加拿大的媒体上得来的。当外交学会安排他们走访了中国的一些地方以后,他们先前对中国的印象完全被颠覆了。其中的一位女议员看到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几次兴奋的热泪盈眶。几周前,我带着欧洲国家的三位前国家领导人去内蒙古的库布其参加了一个防治沙漠化的论坛,当他们看到中国是如何把沙漠变为绿洲的时候,他们讲的最多的两个字是“amazing”和“unbelievable”。举这样几个例子只是想说明像中国这样一个快速崛起的国家与外界的交流不是多了,而是远远不够。讲好中国故事,让外界更多地认识中国,了解中国依然任重而道远。
  
交流不仅要有广度,还要有深度,更要有温度。交流要能真诚坦率,要能让人入心入脑,听得进去,心悦诚服。交流要能解疑释惑。我们不仅要与对我们友好的人群进行交流,我们更要与对我们有偏见和误解的人群交流。
  
我在担任外交部国际司司长五年期间,与欧盟进行了八次人权对话,与美国进行了两次人权对话。我以为人权对话是难度很大的一种交流。尽管与西方国家的这些交流并未能改变他们对中国人权的看法,但至少我们澄清了许多不实之词,介绍了许多事情的真相。虽然未增加多少理解,但至少增进了许多了解。我认为交流总比不交流好,交流总会拉近人的距离。人文交流更是国与国之间增信释疑,求同化异,发展关系不可或缺的手段。
  
当下,全球正在就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人类未来的影响进行激辩,各种论调不绝于耳。许多诸如霍金这样的名人也加入了辩论的行列。不久前马斯克与扎克伯格的争论尤为引人注目。近日,马斯克先生和谷歌的苏莱曼先生正联手来自26个国家的116名专家向联合国呼吁禁止使用智能化的武器,由此可见,相当一部分人对AI无序发展的忧虑。而在此前,ALPHAGO击败了各国围棋高手也着实刺激了人类的神经。
  
AI的争论会一直伴随着AI的发展持续下去。各家都有自己振振有词的道理,各家都有惊世骇俗的依据,但不管结论是悲观还是乐观,是福祉还是灾祸,都无法阻挡AI发展的大趋势。AI的发展究竟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也许我们的知识、能力和眼界还无法做出全面准确的判断。但我们必须从现在起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中国古代的人讲“言前定则不跲,事前定则不困,行前定则不疚,道前定则不穷”。讲的是凡事只要事先把规则定好了,就不会有大的问题。如果我们能为AI的发展划出法律、伦理和道德的边界,出前瞻性的规范,也许我们就会处理好“人机”之间的关系,使AI始终成为服务人类社会的工具。我希望本次论坛的讨论能为AI发展的“孰是孰非”提出一些有益的见地。
  
气候变化已成为全球治理的一件头等大事。“气候变化冲击全球经济”、“气候变化使海平面上升”、“气候变化加剧水资源短缺”、“气候变化导致物种灭绝”、“气候变化引发森林火灾”等喻世、警世的声音比比皆是。
  
尽管人们几十年来对气候变化的成因一直在进行无休止的争论,但人类活动对气候变化造成了影响已是不争的事实。IPCC对此早已做出过明确的结论。我们要做的是敦促各国政府必须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根据各自的能力原则采取具体而有效的行动,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虽然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给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投下了阴影,但我们不会因为美国的退出而放弃和延缓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当人们已十分清楚地知道气候变化会对人类造成什么样后果的时候,如果还在犹豫不决,还在左顾右盼,还在为本国的利益打着小算盘,还在为自己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争论不休,这无异于对子孙后代的“犯罪”。
  
我是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全过程的亲历者。会议通过的《二十一世纪议程》明确地告诫人们,不能“先污染、后治理”,不能走西方工业国家发展的老路,但许多发展中国家眼睁睁地、头脑清醒地掉入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陷阱,重蹈了发达国家的覆辙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很悲催的历史教训。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我们如不能记取这样的历史教训,人类付出的代价将是十分惨重的。为人类“免遭气候变化之惨祸”,让我们现在就行动起来!
  
我相信,出席本次论坛的各位有识之士通过集思广益,凝聚智慧,会为合力推进人类文明的共同价值,会为应对人类面临的诸多挑战,共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谋划和贡献出一些解决之道。此外,我们不仅要对面临的问题本身有我们的思考和见解,我们还要知道如何正确引领社会普罗大众。这是我们的责任所在,也是这次论坛的使命使然。
  
谢谢大家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