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文稿

中美关系:迈入后危机时代

中美关系自建交以来,大约经历了3个主要阶段:从建交之初至冷战结束前可称为冷战阶段。这一阶段虽然两国之间价值观念,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平等迥异,但由于双方都面临着前苏联这一共同敌人,具有重大的共同战略利益

2010-07-05


      2010年以来中美关系上演的深幅震荡,一定程度上拉开了这一关系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发展新阶段的序幕。
       

  中美关系自建交以来,大约经历了3个主要阶段:从建交之初至冷战结束前可称为冷战阶段。这一阶段虽然两国之间价值观念,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平等迥异,但由于双方都面临着前苏联这一共同敌人,具有重大的共同战略利益,因此中美总体上一直呈现密切合作、积极发展的良好态势。随着冷战结束,共同敌人消失,中美关系出现战略盲点,随即迎来了一段消极面上升、积极面相对下降的发展迷茫期。这一时期两国关系中被长期掩盖的一系列结构性矛盾和固有分歧相继浮出水面。双方在台湾、价值观、人权、贸易摩擦等问题开始一轮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好在这一时期中美双边经贸关系快速发展,经贸合作由此很好地承担起阻碍两国关系下滑缓冲器的作用。中美关系的第三阶段最早大约可以从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算起。由于中国在危机中屹立不倒并通过保持人民币稳定等政策措施为克服危机蔓延作出重要贡献,美国认识到中国在维护世界经济金融稳定方面已成为自己可以倚重的力量。中美关系走上向上发展道路。911事件爆发后,中国迅速采取坚决支持美反恐的立场。中美在反恐方面形成新的共同战略基础,中美再次步入良性合作期。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受到内忧外患困扰的奥巴马政府对华合作需求全面上升。两国关系为此创造出建交30年来美国新政府上台后最平稳、最顺利的一次交接。中美之间为共同抵御危机向更深程度蔓延,和衷共济,携手合作、出现自建交以来关系最为热络的所谓“蜜月期”。
       

  从中方角度来说,美国是影响中国外部环境的最大因素。中美关系关系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为此,中方一直坚持从战略高度出发,将中美关系作为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努力确保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但是,在中美关系中美国占据着明显的优势地位,也因此对这一关系的发展起着相对主导的作用。作为一个信奉“国与国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的以利益主导、务实主义立国的国家,美方在中美关系发展方面的首要目标是使这一关系发展的方向、力度符合美国家利益。为此,在中美关系发展进程中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特征:每当双方之间出现重大利益重叠时,中美关系就会顺利发展,反之,中美关系就会受到两国间一系列固有分歧的干扰。
       

  从这一角度看,进入后危机时代的中美关系将出现一个与此前完全不同的新的根本特征:两国关系发展不再需要依靠一个第三方的所谓“共同敌人”的存在,而只需要从两国关系自身寻找内在的共同战略合作支点。这将极大地考验两国,特别是作为主导方的美国在思维模式上的调适能力。
       

  应该说,今年上半年中美关系中的一系列问题短时间内集中爆发,在对中美关系的气氛造成伤害的同时,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给了双方一个难得的冷静反思的机会。作为当今世界经济规模排名第一和第三的具有全球影响的大国,中美之间和则两利、斗则俱伤,走向对抗则更是谁也无法承受。这已绝非一句空话。
     

   一个关键是,双方能否杜绝相互猜忌,持续增加互信,从而真正转化理念,超越过于注重相对收益和以相互博弈为主导的传统国际关系思维,形成互利共赢新思路、新信念,从而在经济全球化高度发展、主要经济体联系日益紧密的新的国际格局下,真正突破“囚徒的困境”,携手合作,共创美好未来。
       

  5月24日,中美双方将在北京举行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关系随之将迎来一个密集交互期。虽然在目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期望此轮磋商可以解决中美关系中的所有复杂问题,但是,作为双方根据国际形势变化,创新思路、突破常规而共同建立起来的一个加强沟通、增进互信的重要渠道和平台,其作用显然仍有待进一步发挥。在中美关系进入后危机时代发展新阶段的特殊时期,中美双方应从两国各自的根本利益和世界的和平稳定发展大局出发,充分发挥此轮对话功能,通过平等对话,深化了解、缩小分歧、扩大共识,为两国关系未来健康稳定发展打下重要基础。
 
(外交学会研究部副主任 邢苏苏)
注:本文刊载于2010年5月23日“新京报”,刊载时有删节。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