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文稿

丹羽宇一郎任驻华大使传递出了什么信息?

和中国人凡事喜欢从宏观、长远角度把握、追求“不求甚解”的思维方式相比,具有岛国心理特质又长期“脱亚入欧”、受西方式实用主义思维影响很深的日本人往往特别注重细节,喜欢透过细节“微言大义”,展示其大局观。

2010-08-13

      和中国人凡事喜欢从宏观、长远角度把握、追求“不求甚解”的思维方式相比,具有岛国心理特质又长期“脱亚入欧”、受西方式实用主义思维影响很深的日本人往往特别注重细节,喜欢透过细节“微言大义”,展示其大局观。
 
       日本新首相菅直人下车伊始,还没开始任命自己的新内阁,就打破常规,钦点“中国通”、“民间人士”丹羽宇一郎为日本新任驻华大使人选,当然不会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意在通过这一“细节”,传递出一点特殊信息。
 
       首先,传递日本新政府重视对华关系的立场。当前,选择一位合适的新驻华大使已成为日政府急待解决的一个现实问题。由于日长期奉行重视欧美的政策,官僚体系中的精英多受西方教育,也更喜欢、更擅长与美、欧打交道。专门从事亚、非、拉事务的,不仅人数相对要少,而且总体上似要“稍逊风骚”一些。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实力地位上升,处理对华关系对日本而言,重要性已大幅上升。日本驻华大使一职虽长期由日专门从事对华外交的官员担任,但从现体系内要找出一位在资历、声望、能力等各方面都可以深孚众望的驻华大使人选,并非易事。据传早在鸠山内阁成立时,日方对此就曾有所考虑。此次菅直人作出最终决定,应是对此立场的一种再确认。
 
       其次,传递改革日本国内政治、继续推进鸠山政府打破“官僚主导政策”既定战略的信息。从二战结束以来,日本政坛基本上一直由自民党垄断。日本官僚体系虽名义上保持政治中立,但无论是从习惯惰性还是从意识形态上都更倾向于延续自民党的思维定式和一贯做法。菅直人在90年代末任厚生大臣时因处理艾滋病毒污染血液制品问题与厚生省官僚不懈斗争而赢得声誉,在鸠山内阁任副首相兼国家战略局担当相时,更是落实民主党“打破官僚政治”竞选承诺的急先锋,此次借推出丹羽宇一郎,借机再次敲打一下已经如履薄冰、惶惶不可终日的官僚们,请他们不要“站错队”,应是一个含蓄而不失严厉的方式。
 
       第三,传递日本将更加积极推动中日经济、民间往来,夯实“战略互惠关系”根基的姿态。一般而言,外交官都相当稳健,但开拓进取意识相对不足。在国际格局大调整、大变革的后危机时代,中日关系的战略性正与日俱增。随着中日关系自小泉时代触底反弹,历经“破冰”、“融冰”、“迎春”、“暖春”诸旅,特别是民主党政府上台后提出“回归亚洲”战略思路,两国关系迎来新的发展机遇。而当前发展中日关系的一个主要障碍在于国民感情问题。如何突破瓶颈,推动中日关系大幅向前发展,启用虽非职业外交人士,但社会地位显赫、具有国际视野又熟悉中国经济的“民间人士”丹羽宇一郎,也许正是一项务实而明智的选择。如此,则可适当淡化政治色彩,从大力推进经济技术合作、努力扩大人文交流两方面着手,拉紧利益纽带,增进互信基础,对打破关系僵局可收奇效。
 
       对菅直人传达出的积极信息,中方给予积极回应。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日前表示,温家宝总理向菅直人首相发去贺电,希中日共同落实好温家宝总理不久前访日期间双方达成的一系列共识,真正实现双方世代友好、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世界重心日益东移已成不争的战略趋势。中日和则亚洲兴。在经济全球化高度发展、国与国之间互赖上升的后危机时代,进一步推动中日关系稳步向前发展,符合世界发展潮流,有利于两国各自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和发展。中日关系应该大有可为。
 
 
(外交学会研究部副主任 邢苏苏)
注:本文刊载于2010年6月19日“北京青年报”,刊载时题为“日民间人士出任驻华大使传递出什么信息?”,刊载时有删节。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