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季刊

和平最符合人民利益、最有利于人类发展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在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上的晚宴演讲

(2017年6月24日)

  今年是世界和平论坛的第六个年头。清华大学和阎学通教授以及论坛的团队可谓呕心沥血,为增进中外了解取得好的效果,在此向你们致敬。
  今年5月下旬,中美智库联合研究的中方报告在北京发布的时候,同步举行了以“超越分歧,合作共赢”为主题的研讨。当时学者们对海湖庄园之后中美关系的发展有很多期待,同时,大家对当今世界前景的不确定性感到担忧。美方学者对中国的国际意图提出很多疑问。我观察,国际战略学界有的专家看问题比较固化,有一种“国之交,你赢就是我输”的思维方式。这样的研讨很磨人。
  
  为给讨论带进一些新鲜空气,我们邀请了几位新经济企业人做午餐演讲,包括的有腾讯、京东、摩拜单车和快手。他们的讲话展示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络应用技术发展速度之快、创新力量之巨大,不仅给美国学者、也给中国学者带来了新鲜的感受,向我们提示了观察世界的新视角。我概括一下他们的观点就是:追求自己快乐,与他人分享快乐。
  
  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压力感无时不在,容易陷入分析和预测的困境。我在想,如果国际行为体少考虑如何打击或者防范对方,多考虑如何创造和分享机会与快乐,世界岂不更好?这个想法也许过于理想化,但毋庸置疑的是,中国新经济人的成功反映了改革开放在新时期取得的成功,其中一个重要条件是,中国成功保障了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很难想象在一个战乱或者是动荡的环境中,能诞生这么多充满活力的创新成果。因此,和平最符合人民的利益,也最有利于人类的发展。
  
  在今天的世界和平论坛上,围绕中国如何在世界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有丰富的研讨。确实,中国这样一个大规模国家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对世界带来的影响和冲击也是难以完全预料的。现有的国际利益结构将如何调整?全球市场和资源格局将如何支撑?中国会是什么样的力量、发挥什么作用?全世界都很关心。
  
  这样的讨论对中国人来说是比较陌生,但我们已经不能回避。世界正在重新审视中国,中国也需要确定新的历史方位,正如习近平主席讲的,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这三个“前所未有”正是当代中国的新坐标。

  今天给了我一个很宽泛的话题,让我讲“任何愿意与大家分享的想法”。

  我想讲的第一点是:对于中国人来说,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走好自己的路,实现党的十八大提出的改革发展目标,落实好“十三五”规划,保持社会稳定和经济持续发展,不断完善法治建设、提高综合治理能力,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    
  
  一直以来,中国人以发展为“硬道理”,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但是,“发展”的成功也推动着发展的内涵升级,不再是单纯地追求GDP增长,而是有质量的发展,绿色和均衡的发展。同时,随着财富的增加,社会对公平分配和从严治理的要求也提升了。总之,中国的发展并不均衡,还有短板,路上的陷阱和坎坷也不少。因此,集中力量发展好自己、解决好人民群众关心的各种难题始终是中国党和政府的重中之重。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对外政策必然要反映国家最根本的利益,放在现在具体地讲,就是要为实现国家的发展目标构建一个有利的外部环境,并且确保中国的成长和人民实现富强梦想的进程,不被干扰和中断。

  我想讲的第二点是:中国要准备好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做更大贡献,为人类的未来承担更多责任,我们的社会需要培育这方面的意识和能力。
  
  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题,对时代主题的正确判断和顺势而为是中国成功的重要经验之一。同时也必须看到,维系和平、促进发展的因素和挑战和平、阻碍发展的因素都在增加。当前和平面临的主要挑战不再是大规模战争,至少大国之间的战争因为核武器的存在而继续得到制约。但是恐怖主义、混合战争、“凉战”等新型或新旧形态混杂的挑战越来越复杂。
  
  然而,国际安全的机制并不健全,难以形成合力,如何构建全球安全管控是一个大难题。联合国维和机制是最能代表共同安全利益的,但不足以防范和应对所有挑战。而美国作为世界军备最强的国家,坚持以军事同盟体系作为全球安全支柱,但这个同盟体系是排他性的小圈子,不仅不能包容和关注非同盟的安全利益,也无法解决当今世界的许多安全难题。事实上,恰恰是美国一些战略失误加剧了安全挑战。
  
  面对新的安全环境,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都应探索新路径。刚刚举行的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涉及到许多重要的安全问题,这样的对话体现了两国在国际安全问题上寻求协调与合作的努力。
  
  人类历史上,新兴大国崛起的过程,也是世界利益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国的成长与世界现存结构体系之间无可避免的会形成某种“张力”。历史的教训是,大国在处理这类矛盾时容易出现冲突。中国要避免这种结局,就必须探索能协调彼此利益的新范式。正像人们能从共享单车中获益,国家也应能从共享和平、合作共赢中获益。
  
  习近平主席提出了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呼吁国际社会携手迈向共同发展的新时代。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倡议,主动向国际社会提供新型公共产品。这些主张和倡议突出共商、共建、共赢的理念,形成一整套新的思想体系,是对世界变革的积极回应,堪称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理论创新。这些倡议在实践中被证明是符合现实和国际社会需求的,当然也会遇到新的问题,需要在解决和克服困难的过程中不断完善。

  我想讲的第三点是,中国要不断提高与世界打交道的能力。李光耀可能是对中国的成长很有前瞻性预见的人。他曾谈到,中小国家将面对一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人”。这些年,周边和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政策和外交行为非常关注,我们需要对外界的反应保持敏感,及时回应,更好地增信释疑。
  
  大国需要有比较好的舆论动员能力,需要与国际社会保持多层次和有说服力的沟通,为此,我们需要不断提升和更新参与国际事务和全球治理所需要的外交、国际法、舆论和经济等方面的手段和能力。我想,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中国人保持谦虚谨慎的学习精神是很有必要的。例如,当中国的利益与他国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应该如何选择?如何向国际社会做说明?大国不难使用强制力解决分歧,但如何管理后果却是无法逃避的难题。历史评价一个大国是否成功,不光看它如何施展实力,也要看它如何促进人类的共同进步。
  
  我们在践行习主席提出的理念和主张上,需要脚踏实地地不断探索和积累经验。今天谈的,是我对中国成长的一些粗浅看法。愿意与大家一起继续思考。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