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季刊

中美关系依然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李君如
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中央党校前副校长

  中美之间停止对话对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讲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美关系依然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一、中美关系下滑的势头必须尽快遏制。
 
  中美关系的稳定来之不易,毁掉十分容易,修复非常不易。自从中美历经坎坷恢复邦交关系以来,尽管一路上遇到过不少问题,但总体上相处得比较好。
  近几年由于美国政局和对华政策的变动,从美国对华开打贸易战以来,双边关系频频出现问题,迅速下滑,引起中美和世界各国的高度关注。在国际社会发生了“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样的时代之问中,就包括了“中美之间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样的问题。
  由于中美两国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对世界都有影响力;中美两国在经济总量上是排在世界前两位的经济体,同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十分广泛;中美两国还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等等。诸如此类因素决定了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牵一发动全身。如果我们不能遏制中美关系下滑,后果十分严重,不仅会影响中美两国人民友好相处,还会对世界产生极大的消极影响,甚至带来世界的动荡。这种状况对美国、对中国乃至对世界造成的严重后果,要花相当长的时间才能修复和消除。

  二、中美关系不是对抗的关系,而是合作的关系。

  要遏制中美关系下滑,需要回答和解决一个问题:中美之间是合作好,还是对抗好?我们认为,合作好,合作要比对抗好。
  从历史来看,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我们曾经携手合作,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前两年,我参与拍摄过一部纪录片,讲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游击队员营救美国飞行员唐纳德•克尔中尉的故事。当年,克尔的飞机在香港上空被日本军队击中,跳伞落地后被东江纵队游击队员找到,然后历尽艰险护送他返回桂林的美军基地。克尔不仅通过日记把这段经历写了出来,而且他会画画,把他一路经历的故事画了5幅漫画。2005年,克尔的二儿子大卫•克尔被派到深圳一家公司工作,他在那里找到了当年营救他父亲的游击队员。这个真实的故事十分感人,不仅证明中美两国人民是友好的,而且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和美国军队也是能够合作的。当然,在历史上,中美之间也发生过对抗,直接的对抗有抗美援朝战争,间接的对抗有人民解放军和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党军队之间进行的解放战争,还有越南战争。这些战争对美国有什么好处呢?一丝一毫都没有。中美之间还是合作好。
  从现实来看,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过去40多年里,中美坚持合作共赢,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而且有利于世界和平。历史一再证明,中美两国历史文化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在一些问题上会有分歧,但这可以管控,不影响两国和平共处、和平发展。11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的贺电中指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希望双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我还要指出的是中美之间不是对抗关系,也不应以“竞争”为主线、主基调,而应以和平为主线、主基调。这几年,在讨论中美关系往哪里去的问题时,特别是在讨论中美经济走向的时候,频率最高的词是“竞争”。市场经济本身就是竞争性的经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市场经济,相互之间都会有竞争。但如果因为经济中有竞争,就认为国家各个领域的关系都是竞争关系或“战略竞争关系”,把“竞争”泛化,甚至以“竞争”为国家关系的主线、主基调,就会影响国家关系的整体发展,逐步走向对抗。中美之间,即使在经济上也不完全是竞争关系,还有互补关系。在中美两国关系中,还是应以合作为上策。 

  三、中国和平崛起和民族振兴对美国的国际空间不是缩小了,而是在合作共赢中扩大了。

  我们注意到,美国和世界上一些主张遏制中国的人,在国际关系问题上信奉的是“国际空间有限论”,认为国际空间就那么大,如果一个大国的发展占据了更多的国际空间,其结果就是缩小了其他大国可占据的国际空间;或者一个大国已经占据的空间,会因被其他后起大国分享或割据而缩小。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强调的大国关系“零和原则”、现在很时髦的“修昔底德陷阱”、形形色色的“中国威胁论”以及“退群”行为等,其实都是以“国际空间有限论”为前提的。这几年,伴随中国的快速发展,诸如此类声音越来越大,都同“国际空间有限论”有关。然而,这种“国际空间有限论”恰恰是一个伪命题。
  自然科学的大爆炸宇宙理论已经告诉我们,空间不是有限的,而是膨胀的。由于粒子与粒子的相互作用,宇宙在不断膨胀。我们生存和活动的世界也是如此,自工业革命以来,工业化世界和世界市场规模是不断膨胀的。从工业化来看,工业化在欧洲起步时是在千万级人口的国家中推进的;当工业化大潮进入美国、苏联时,就开始在亿级人口的大国中推进;随着工业化大潮进入中国、印度,进一步在十亿级人口的大国中推进。从世界市场规模来看,在中国改革开放前,世界市场的规模差不多只有13亿人口,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后一下子就增加了一倍人口的大市场,最近这几年中国推进脱贫攻坚战后,又有五六千万人口进入市场化经济体系。与世界市场经济规模扩大相联系,国际关系中其他元素的活动范围也大大扩大了。也就是说,“国际空间有限论”完全是伪命题,国际空间不是“有限”的,而是不断“膨胀”的。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也是如此,中国和平崛起对美国的国际空间不是缩小了,而是扩大了。美国企业家为什么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就是因为世界市场规模比过去扩大了一倍。至于美国经济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而是美国自己的经济政策造成的。在美国,现在有一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思潮,要想和中国在经济、科技、金融等方面脱钩,且不说这是不现实的,就算是脱钩了,美国的国际空间是扩大了还是缩小了?肯定会缩小。这对美国是有利的吗?显然不利。因此,中美之间只有放弃对抗、管控分歧、加强合作,才能给国际空间注入进一步“膨胀”的动能。

  四、当务之急是中美之间应该重启对话,并在涉及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设置红线。

  中美关系要步入正轨,遏制下滑势头,必须重启对话,越快越好。期待美国大选后,新政府在处理中美关系这样重大的问题时,着眼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
  一是尽快提出对话清单。从这几年暴露出来的问题看,至少有12个问题要进行对话,即:疫情防控问题、气候变化问题、经贸问题、留学生交换问题、媒体采访和文化交流问题、科技合作问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军事合作问题。
  二是尽快对涉及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设置红线,并形成危机应急处理机制。
  总之,中美关系虽然十分复杂,但依然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必须认真对待。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