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季刊

中美经贸将步入多事之秋

周世俭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一、 美国经济及美元走强

  美国经济在经历了战后最严重的大衰退之后,从2010年开始复苏,至今已有7年,始终停留在温和复苏。投资者对实体经济缺乏信心,三批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印出的钞票大都进入了股市、债市和房市,造成了虚拟经济的繁荣。由于欧洲和日本经济不好,欧元、日元疲弱,美国经济在西方经济中呈现出一枝独秀的状态,美元一路走强。
  2013年12月12日,美元指数突破了80点,2015年1月2日又突破了90个点,2015年11月25日至12月2日持续突破了100点,此后被美联储打压,回到了90几个点。2016年10月10日突破97个点,到2016年11月至12月23日(本文截稿之日),持续了一个半月,突破了100点,12月22日到达了103.36点,这是2002年以来14年美元指数最高纪录。为了预防通胀,2017美联储将至少加息两次,这预示着美元强势将持续一段时期。据Wind资讯统计数字显示,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元指数只有两段时间维持在100点以上,分别为1989年5月15日至9月22日,以及1997年7月30日至2003年4月15日期间,直接对应了日本金融危机和东亚金融风暴。
  那缘何美元指数此次会强势突破100点大关并且站稳? 首先,欧洲及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无论是欧洲央行还是日本央行采取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及负利率政策都没有把经济从泥潭中拉出来。中国经济处于下行期,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巴西和俄罗斯深陷两年的长期衰退之中。这种情况下,复苏势头较为明确的美国经济及其货币有着升值的需求。其次,对美联储加息预期和12月14日的第二次加息也推动了美元升值。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将加速回流美国,导致其他国家资本市场动荡,甚至出现局部地区的金融风险。
  美元走强对美国经济有利有弊
  有利的方面是便于吸引外资。不利的方面是强势美元打压了出口和旅游。2015年美国外贸出口下降了9.1%,2016年1-9月外贸出口又下降了5.1%。强势美元影响了跨国公司的利润结算,美国是世界跨国公司最多的国家,遍布于全世界,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的子公司由于所在国家的货币对美元普遍贬值,直接影响了母公司以美元计算的利润总额,进而影响了美国的税收和GDP。此外,强势美元还提高了美国政府偿还巨额债务的成本。
  当前美国经济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国债剧增。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发动了两次侵略战争和应对金融危机,国债以空前的速度在增长。从建国之始到1980年的204年里美国政府发行国债9077亿美元。从1981年里根总统到2009年初小布什总统只用了28年国债就突破了10万亿美元,而奥巴马政府从2009年初到2016年年底8年里国债将到达20万亿美元。政府债务占到GDP之比为110%,大大超过了60%的金融警戒线。最近两年仅偿还国债的利息联邦政府每年要筹集7000亿美元。联邦政府头上顶着一个国债“堰塞湖”。
  当选总统特朗普嘲笑奥巴马总统领导经济无能,每年GDP只有两个点左右的增长。他声言他将领导美国经济每年以3.5-4%的增长迅速回到繁荣。靠什么办法呢?大规模减税。特朗普的执政纲领明文规定将企业所得税从35%下调到15%,富人税从39.6%下调到30%。这肯定会刺激投资和吸引海外资本回流,也会刺激消费。特朗普要学习里根总统通过大规模减税(增加财政赤字)来换取经济繁荣的办法。问题是特朗普和里根面临的背景大不相同,1981年上台的里根总统面对是不到1万亿美元的国债,而2017年1月20日上台的特朗普面对的是20亿美元的庞大国债,每年仅偿还国债本金和利息就至少需要1万亿美元,钱从哪里来?只能靠大规模发行新债换旧债,以债养债。据美国经济学家测算,特朗普上任后第一个四年国债将增加10万亿美元。但是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85年,美国还是世界最大的债权国,现在早已是最大的债务国了。40年前美国国债号称“金边债券”。现在已变成了“烫手山芋”。据外媒报道,2016年1-9月,全球央行共抛售美国国债3931亿美元。2016年6月16日,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自2014年以来到2016年3月底,中国已减持美国国债2500亿美元。另据美国财政部统计,2016年6至10月,中国减持美国国债1283亿美元。事实表明,美国国债已不再是金融“避险港”了, 单靠扩大发行国债集资之路恐怕难以为继了。

    二、当前的中美经贸合作

  当前中美经贸合作最大的亮点是中国对美投资迅速增长。
  按照中方统计(不含经第三地赴美投资。例如2013年9月双汇国际控股公司以71亿美元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因双汇国际在香港注册而没有被统计在中国大陆对美投资内。),2012年对美投资43.48亿美元,2013年40.1亿美元,2014年52.4亿美元,2015年83.9亿美元,2016年1-11月186.3亿美元,截止到2016年11月底中国对美投资累计491.2亿美元。
  据美国荣鼎咨询公司统计,中国赴美投资:2013年140亿美元,2014年119亿美元,2015年158亿美元,截止到2015年底对美累计投资618亿美元。2016年5月27日,《芝加哥论坛报》报道美中关系委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说,中国在美投资企业提供了10万个就业岗位。
  金融危机以来,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显示了赴美投资的积极性。美国拥有健全和透明的法治环境,先进的技术水平、训练有素的职工、充足而廉价的能源供应、完善的基础设施和一流的研发能力,最重要的是有健全的销售渠道和庞大的消费市场。任何一种商品打开了美国市场就意味着打开了全世界的市场。
  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吸引外资呈现了下降的趋势。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08年美国吸引外资3063.7亿美元,到2012年降到1605.7亿美元,2014年竟然降到了860亿美元,排在中国大陆和香港之后,位居世界第三位。2015年,由于美元走强,有利于吸引外资,反弹到3840亿美元。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需要世界的资金来支撑美国经济的复苏和重回繁荣。
  美国对华投资继续增长,据中方统计,2012年31.3亿美元,2013年33.5亿美元,2014年23.7亿美元,2015年20.9亿美元,2016年1-11月22.1亿美元。截止到2016年11月底,美国对华投资累计796.8亿美元。
  笔者测算,由于中国对美投资增长快于美国对华投资的速度,预计到2018年底,中国对美投资总额将超过美国对华投资总额。
  2008年中美正式启动投资协定谈判。在2013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 双方确认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展开谈判,此后谈判进入实质阶段。在2014年底完成了投资协定的文本谈判,于2015年初开始负面清单谈判。中美双方都有意愿争取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达成协议。
  投资协定是中美经济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达成一个高标准的投资协定,将有助于两国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提高两国经贸合作的质量,将迈出建立中美贸易自由区的极为重要的一步。
  即使今年年底前达不成协议,在美国新政府上台后双方也应继续努力,排除非经济因素的干扰,力争早日完成投资协定的谈判,因为它毕竟符合两国的重大经济利益。
  近年来,中美双边贸易呈现疲弱态势。
  2015年中方统计中美贸易总额为5583亿美元,比2014年微增0.58%,对美出口4095亿美元,同比增长3.4%。按美方统计,美中贸易额为5981亿美元,比2014年微增1.25%,对华出口1162亿美元,也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首次负增长(-6.3%)。
  2016年1-10月中方统计双边贸易总额4180.3亿美元,下跌9.1%,对美出口3125.7亿美元,下跌8.0%。从美进口1054.6亿美元,下跌12.2%。对美贸易顺差2071亿美元,下跌了5.6%。按美方统计,2016年1-10月美中贸易总额4884.9亿美元,-5.4%,对华出口920.3亿美元,-3.5%,从中国进口3964.6亿美元,-5.8%,对华贸易逆差3044.3亿美元,-6.5%。比上半年的数据略好一些。
  中美双边贸易额下降的原因如下:首先全世界贸易形势不好。据世贸组织统计,2015年全球出口额16.48万亿美元,比2014年19万亿美元下降13.3%。7月27日世贸组织公布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出口额又比2015年第一季度下降7.7%,2015年美国对外贸易总额下降5.6%,出口额下降7.2%,进口额下降4.5%;2015年中国外贸总额下降8.0%,出口下降2.9%,进口下降14.2%。
  其次,中美两国的经济都呈现下行的态势,内需疲弱。
  第三,从2013年底,美元走强,强势美元降低了美国商品的国际竞争性,打击了美国的出口竞争力。
  2016年8月18日,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布报告,2015年中国继续成为美国第三大货物出口市场,是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2000年中国是美国第十一大出口市场,2007年超过日本成为第三大商品出口市场——笔者)。
报告还指出,在服务贸易领域美对华出口呈现持续快速增长态势,过去十年年均增长近17%。2014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出口额420亿美元,中国成为美国第四大服务出口市场。
  (一)对华贸易逆差问题。
  多年以来,美对华贸易逆差居高不下。2014年美对华贸易逆差3426亿美元,占当年美国外贸逆差总额50.6%,2015年美对华贸易逆差3657亿美元,占当年美国外贸逆差总额7371亿美元的49.6%。2016年上半年美对华贸易逆差1610亿美元,占逆差总额3483亿美元的46.2%,略有下降。
  美国的外贸逆差由三个部分组成。1.竞争性逆差,日本的小汽车和欧洲的空客大飞机对美国的同类产业构成威胁,是需要认真应对的。2.资源性逆差,美国从美洲和中东进口大量的原油和从非洲、亚洲等地进口的矿产资源是逆差的重要部分,难以解决。3.补充性逆差,从中国、东亚、东南亚进口的日用消费品是对美国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和人民生活需要的必要补充,有益无害。
  中国对美出口的大部分商品是物美价廉的日用消费品,缓解了美国的通货膨胀,有利于广大的中低收入人群。
  传统的贸易统计数字说明不了当前贸易不平衡的问题。
  首先,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吸引外资的70%左右来自东亚地区。东亚地区把对美国贸易造成顺差的产品生产转移到了中国大陆,引发了“贸易平衡转移效应”,这些产品其中大部分零部件来自东亚地区,并非Made In China,而是Made In East Asia。出口所得自然为东亚地区所分享,而非中国所独有。但对美出口金额依据原产地规则全部被统计在中国名下。中美贸易不能局限为双边贸易,而是多边贸易,是美国与东亚地区的贸易。
  其次,中美贸易一大特点是中国对美国出口60%为加工贸易,中国只获得了少量的加工费用。美国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获得了远高于中国生产商和出口商的利润,出现了“顺差在中国、利润在美国”的普遍现象。美国经济专家查尔斯.卡德莱茨指出,按照原产地规则,Iphone的制造成本178美元全部算在中国名下,因为中国是最后组装的地点,其实中国只获得了6.5美元的增值。
  美国从1971年开始出现外贸逆差,至今已有46年了。按照美国海关统计美国对9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外贸逆差,不能全怪人民币汇率。美国的外贸逆差是经济全球化和产业机构调整的必然结果,是大规模国际分工的必然产物,是结构性的,很难逆转。
  (二)人民币汇率问题
  强压贸易伙伴的汇率大幅升值以达到减少自己的贸易逆差的问题,这是历届美国政府多年以来习惯的做法。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压马克大幅升值,80年代中期压日元大幅升值,80年代末压新台币大幅升值,90年代初压韩元大幅升值,新世纪以来一直打压人民币大幅升值,但效果如何呢?多年以来,美国对德国、日本、台湾地区、韩国和中国一直处于贸易逆差状态,从未发生逆转。2015年美国对德国贸易逆差742亿美元,对日本逆差686亿美元,对台湾地区逆差148亿美元,对韩国逆差283亿美元,对中国逆差3657亿美元。
  再以中国为例,从2005年7月到2016年8月上旬,人民币升值高达36%,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从2005年的2016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3657亿美元,增长81.4%。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顺差或逆差与这个国家的汇率关系不是很大,不是决定性的因素,这是贸易行为,市场作用,是比较优势的结果。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商品是否有竞争力是多种因素构成的,简单地依靠强压对方货币升值来减少本国贸易逆差是传统的和狭隘的国际贸易思维。时代发展了,情况复杂了,这种传统思维也应该调整和更新了。
  经过11年的汇率改革,人民币汇率已基本实现了市场化。汇率波动的幅度已经从最初的0.3%→0.5%→1%→2%,现在已经实现了3%的波动幅度。最近半年多来,人民币汇率重新盯住一揽子货币,基本上是平稳的。现在人们更多地关注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而忽略了与此同时人民币对日元、欧元和英镑确有不同程度的升值。
  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主要原因在美元而不在人民币。2016年10月10日,美元指数突破97个点,11日人民币中间价为6.7098;11月15日,美元指数突破100点大关,11月16日人民币中间价为6.8592;12月22日,美元指数攀升到103.36点,出现了2002年以来14年的高峰,次日人民币中间价6.9463。面对美元大幅度升值,相当多发展中国家的汇率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贬值。相比之下,人民币波动的幅度还是比较小的,这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不容歪曲。
  2016年10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成为五大货币之一。这也是对人民币的市场化和在全球普遍使用的高度肯定。
  “货币汇率操纵国”的帽子扣不到中国的头上。

三、2017年中美经贸关系将步入多事之秋

  带有强烈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特朗普执政团队入主白宫后,必然要掀起在全球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狂风恶浪,必然会招致全世界的反对和报复。其结局是两败俱伤谁也得不到好处,致使世界经济发展出现倒退。历史上有过前车之鉴,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出现大萧条之后,胡佛总统大幅度提高进口产品关税,借以保护国内工业,遭到全世界的反对。当商品不能自由越过边界,士兵就越过了边界,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中国不愿意打贸易战,但也不惧怕打贸易战。44年的中美经贸往来只发生了一次贸易战,那就是发生在1983年的中美纺织品贸易纠纷,结果以美国政府妥协让步而结束,必须指出,1983年中国的GDP尚不足美国GDP的5%,而2015年中国的GDP已相当美国GDP的61%。今天的中国也远不是33年前的中国,对此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不应当对中国小视。2015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了22%的棉花,56%的大豆,波音飞机出口量的26%,通用汽车公司出口量的33%。而且这些产品在世界上都能找到替代品,对于这一点,美国人的心里也是一清二楚的。
  对话总比对抗强、合作总比摩擦强。中美两国互为对方的大市场,从2010年起中国就是美国最大的农产品市场。特朗普之所以提名农业州州长当任驻华大使意在让他促进农产品对华出口。
  中国早已成为美国举足轻重的贸易伙伴。2015年美中贸易额5981亿美元,占美国外贸总额16.0%;加上香港和澳门,美中贸易额6426亿美元,占美国外贸总额17.2%。
  当然,美国也是中国极为重要的贸易伙伴。2015年中美贸易额5583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14.3%。对美出口额4095亿美元,占出口额的18.0%,若加上经香港转口对美出口4819亿美元,占到出口总额的21.2%。从2012年起美国就超过了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
  中美经贸合作有极其广泛的前景。既面临重大机遇,也面临严峻挑战。斗则双损,合则双赢。两国政府应本着合作共赢思路加强对话合作,这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而且有利于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71号
  • 电话:(86 10)65131830   /
  • 传真:(86 10)65131831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 京ICP备14002180号-1 技术支持:东方网景
您是本网站第位访客